西南财经大学中国金融研究中心王鹏:共同富裕背景下银行理财发展的三个问题

分享:

2021年12月10日,由普益标准主办、信银理财联合主办的“2021第十届普益标准财富论坛”在成都圆满落幕。

王鹏

西南财经大学中国金融研究中心教授、普益标准首席经济学家王鹏带来主题为“共同富裕背景下银行理财发展的三个问题”的演讲。王鹏认为,从长远看,约90%的投资收益是来自于成功的资产配置,因此,怎样提升资产配置能力是银行理财服务共同富裕的最大挑战。当前银行理财主要目标客群的关键需求是高便利度和低波动性,而基于智能投顾的资产配置是满足关键需求的重要手段。

以下为西南财经大学中国金融研究中心教授普益标准首席经济学家王鹏的发言实录(由普益标准根据嘉宾发言实录整理,并经嘉宾确认):

共同富裕背景下银行理财发展的三个问题

一、以银行理财为代表的财富管理行业在共同富裕中的作用是什么?

1.什么是共同富裕?

共同:横截面维度上,人群收入流量及财富存量的相对差距

富裕:时间序列维度上,经济增长与财富积累的绝对水平

在横截面维度上,收入差距的扩大和富裕两者之间关系是辩证的。合理的收入差距扩大有着积极作用,比如可以克服平民主义,调动积极性、创造性,也可以依据要素禀赋和贡献来进行分配,激励资源的有效配置,以及促进消费层次的多样化。同时过大的收入差距和财富差距有明显的消极作用,比如消费内生动力不足进而可能造成社会撕裂等等。

2.如何实现共同富裕的互促演化模式

针对高收入群体更强调以慈善捐赠为主的三次分配,中等收入群体更强调以财税制度改革为主的二次分配,低收入群体更强调以提升人力资本为主要抓手的初次分配。不管高收入、中等收入、低收入三个层次主要的措施是什么,共同富裕的核心仍是加快提升中低收入人群的收入增长水平。

3.居民可支配收入

居民可支配收入指居民可用于最终消费支出和储蓄的总和,即居民可用于自由支配的收入。据最新数据显示,2021年3季度,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26265元,平均每月2918元。

按照收入的来源,可支配收入包含四项,分别为:工资性收入、经营性净收入、财产性净收入和转移性净收入。其中工资性收入的特点非常明显,就是工资性收入的过快上升,并不必然会提升居民整体的收入水平。劳动力只是一种生产要素,可以被资本所替代。即使社会中平均工资水平很高,但如果就业不多,工资水平乘以就业之后得到的工资总收入也不会有多少。

而财产性净收入主要依靠资产管理行业、财富管理行业来发挥作用。提升居民的财产净收入,促进可支配收入的提升,进而促进富裕程度的提升,这就是资产管理行业、财富管理行业最重要的使命。

二、银行理财在大财富管理体系中的定位应该是什么?

1.财富管理客户谱系拉长,银行理财在大财富管理体系中的定位应该是什么

在收入差距和财富存量拉开之后,整个财富管理客户谱系会拉长。财富管理行业的诞生源自拥有大量财富的高净值人群强烈的自身财富管理需求,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财富管理也主要服务于财富水平非常高的客户。但是普通大众的财富管理需求也会在特定的时期出现阶段性增长,如经济增长、居民财富逐渐积累、财富管理意识觉醒、资本市场发展等因素都会促进普通大众的财富管理需求。

2.普通大众的财富管理需求足以成为一个利润可观的业务机遇

普通大众的财富管理需求往往定位于简单的、标准化的金融产品需求,客群数量庞大,同时单客财富量不高。通过对世界上财富管理较发达的国家的观察,我们可以看到,专门针对普通大众的财富管理和资产管理需求也可以成为可观的经营业务。

3.良好的业绩表现来自于差异化的发展策略

相较于以瑞银、摩根士丹利为代表的综合型财富管理机构,以嘉信理财为代表的平台型财富管理机构的特点是为中低净值客群提供相对标准化的产品和服务。复杂定制化产品服务提供比例较低,有能力不断降低资产端费率,相对标准化的产品线和舒适的线上流程体验使低成本批量获客成为可能。同时,智能投顾和APP等线上服务,提供了更便捷、更好的用户体验以推动目标客群增长。而对综合型财富管理机构而言,针对高端客户复杂定制化产品服务的商业模式很难实现客户规模快速增长,必须在充分了解客户需求、投资目的和偏好之后才能开展业务。

不同的目标客群定位,决定了盈利模式、渠道建设、产品服务、科技投入方向等方面的较大差异。

从盈利模式来看,综合型机构本身具有较强的客户黏性,平台型机构则通过低成本、低利率、标准化的路线盈利。

从渠道建设来看,复杂定制化的产品更多需要面对面的沟通,所以综合型机构线下网点建设是必然的。而平台型机构更多需要通过线上渠道来实现获客。

从产品服务来看,综合型机构为客户提供全品类的金融和非金融产品服务,平台型机构更多聚焦于金融产品的投资管理,以标准化单品居多。

从科技投入方向来看,综合型机构更重视中后台科技基础设施的升级与整合以降低成本,客户服务端将科技定位为辅助工具,主要利用科技手段为客户经理提供更多数字化工具、为客户提供必要的产品线上交付工具以改善客户体验。平台型机构除了中后台的科技赋能,还重点布局智能投顾等,依赖科技手段直接服务长尾客户。

三、银行理财服务共同富裕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1. 客户需求

从长远看,约90%的投资收益是来自于成功的资产配置。当前银行理财主要目标客群的关键需求是高便利度和低波动性,而基于智能投顾的资产配置是满足关键需求的重要手段。

2. 对资产配置能力的要求不断提高

当前的宏观环境,对资产配置能力的要求在不断提高。一方面,一段时间的经济主流思维反映了当时经济面临的主要矛盾。当前疫情冲击、大国博弈、金融深化、高杠杆、贫富差距等因素影响着我们对经济主流思维逻辑的判断,因此在资产配置的判断和策略的使用上要求有所提高。另一方面,随着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金融深化程度在不断加强。不仅影响着居民的财富幻觉、购买意愿、消费动力、支付能力、生活水平,还影响着企业的投资决策、融资安排、生产经营。这表明传统资产配置模型出现钝化,有效性下降。

3. 金融周期

金融周期是金融变量扩张和收缩导致的波动,它的核心变量是经济增长。金融周期有上沉阶段,同样也有下行阶段。此外,金融周期还受到监管理念、对金融创新的容忍度、融资便利度、社会整体风险偏好的影响。中国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金融周期是从2008年11月开始的,标志性事件是四万亿刺激计划出台,加速形成了金融周期的前提条件。到2017年7月,中央宣布第五次金融工作会议召开,标志着金融周期由上沉阶段转到下行阶段的重要拐点。目前我国金融大周期处在下行阶段,但是下行阶段不是一帆风顺的。从去年1月到5月,我国金融经历疫情的外生冲击有所上行,之后又重新进入到下行阶段。而当前,我国金融又进入了小的上行阶段,原因在于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加大、2022年外部环境高度不确定、前期紧缩政策进入观察期和货币政策积极意味增加等,但目前的小周期的上行力度应该小于去年的小周期。

4. 对资产配置的启示

金融不断深化,金融周期越来越重要。传统的资产配置模型对此有所忽略,更有效的资产配置策略需要重视经济周期与金融周期的互动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