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1期专栏】全球私人财富市场发展与展望

分享:

摘要:在复杂多变的宏观经济背景下,全球财富管理人群的投资资产规模快速提升,但全球不同国家及地区高净值客户数量分布依然极不均衡。从结构上看,高净值人群资产主要分布于权益类资产、保险、房地产和现金等各类资产中,配置比例随市场环境的波动而不断不变化。全球财富管理市场因客户群体的变动而受到巨大影响,在市场不稳定性愈发剧烈、客户投资习惯进一步改变的背景下,财富管理机构也面临新的挑战。

一、全球私人财富发展历程与资产配置结构变化

1. 全球高净值人群规模与投资资产规模概况

根据2021年公布的数据,截至2020年末,全球高净值人群[ 指可投资资产规模超过100万美元的投资者。]数量超过2000万人,可投资资产规模总计接近80万亿美元。除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使高净值人群的规模有所回落外,高净值人群数量始终保持正增长。2008-2020年,全球高净值人群的年复合增速超过7.06%。同一时期内,此类人群的可投资资产年复合增速亦达到了7.04%。上述增速与全球大多数国家及地区的经济增长率相比都更具优势,其原因是该群体的可投资资产范围更加广泛,资产配置结构更加合理,风险分散的能力更加突出。

1

2. 全球不同地区高净值人群资产规模概况

可以看到,亚太地区已经超过欧洲和北美,成为高净值人群财富增长的重要助推力。1997年以来,北美在高净值人群资产规模方面处于领先地位,欧洲紧随其后,亚太地区位居第三。而伴随着21世纪初北美的股市动荡以及德、法等欧洲关键国家的失业影响,二者优势地位开始动摇,在中国和印度等新兴市场高速增长的推动下,亚太地区高净值人群财富规模一路走高,并于2015年超过北美。2018年,亚太地区高净值人群财富量下降,主要是由于主要亚太市场的不确定性,以及北美科技股的强势支撑,但二者之间的差距非常微小。但整体来看,全球不同地区的高净值人群资产规模差异巨大,财富的分布极不均衡,非洲、中东以及拉美地区的高净值人群财富规模多年来均保持较低增速。

2

3. 全球高净值人群资产配置结构概况

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全球私人资产配置结构中,固定收益类资产比例持续下降,最低至16%;另类资产、存款和现金以及权益类资产占比逐步提升,近年来分别维持在12%、26%和30%的水平。从资产配置的结构变化趋势可以看到,在全球经济环境的波动的环境下,对“避险资产”存款现金的重视程度有所提高,同时权益类资产投资仍是财富增值的首选配置。结合全球高净值人群可投资资产规模增长趋势来看,分散化配置底层资产是全球高净值客户跨越经济周期、获取稳定收益的有效方式。

3

二、全球私人财富管理市场趋势与展望

尽管2020年全球经济受到疫情的猛烈冲击,但是全球财富逐渐从低迷状态中恢复,展示出强大的“韧性”。在这风云诡谲、机遇与挑战并存的时代,财富管理市场展现出的诸多趋势,值得市场的参与者关注。

1. 私人财富管理向“千人千面”和“智慧交互”发展

随着科技赋能投顾,财富管理服务将呈现高度客制化、数字化。在对客户深度了解的基础上,一方面人工智能可在与客户互动时采用符合其偏好的形式,选取其满意的内容,为客户提供“有智慧、有温度”的个性化极致体验,另一方面财富管理机构可建立起清晰的客户分层分类管理体系,实现客户管理的精细化。无论是独立智能投顾公司,还是成熟财富管理机构,均在智能投顾领域不断深耕、细分、延展。

2.风险管控成为财富管理机构的关注重点

疫情不仅改变了财富管理客户与财富管理机构的交互方式,也改变了机构自身的业务运营流程。短期内,由于市场波动幅度加大、不确定性因素激增,突发的服务中断常触发客户焦虑情绪,导致业务流失。领先的机构已建立起跨职能应急机制,对员工的健康风险、疫情防控政策和新常态下业务流程的缺陷等潜在风险做出提前干预,保障业务的持续性。而在中长期,更频繁的数字化客户交互和员工远程办公均加大了网络与数字化的风险隐患(如诈骗、数据泄露等)。

3.围绕财富管理价值链的生态圈服务态势明显

互联网巨头和传统财富管理机构展开深度生态圈协作开始成为市场上较为常见的态势。尤其以中国为首,传统金融机构提供金融经验和专业专长,互联网巨头提供流量和金融科技技术,在人工投顾能力和数量不足的情况下,通过智能化赋能的普惠金融实现了覆盖模式和覆盖范围层面的“跨越”。

尽管市场的变化趋势因经济发展阶段而异,精准捕捉各个时代的客户需求仍然是财富管理机构打造竞争力的核心所在。通过打造个性化、差异化的客户体验、提高运营水平以及围绕财富管理逻辑整合生态圈资源,对于面对日新月异的市场环境和日渐加剧的竞争格局的财富管理机构而言,是其建设核心竞争能力重要途径。

欲获取报告全文,请联系我们购买